• <kbd id="6ggm0"><center id="6ggm0"></center></kbd>
  • <u id="6ggm0"><center id="6ggm0"></center></u>
    <source id="6ggm0"><dd id="6ggm0"></dd></source>
    歡迎進入廣東省繼續教育協會!
    logo

    當前位置>

    “新八級工”制度來了,技能人才渴盼更多激勵

    “新八級工”制度來了,一線職工在期待提升技能人才待遇水平、延長技能人才發展通道的同時,還期待落實技能等級與績效工資匹配,企業職業技能評聘條件放開,為技能人才開展技術革新提供更多激勵條件。

     

    “‘天花板’太低,導致高級技工紛紛轉干脫離一線。發展通道延長后,這種現象會大為改觀。”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一汽解放大連柴油機有限公司高級技師鹿新弟圍繞在國家層面設立“新八級工”制度提出議案,如今變成了現實。

     

    4月27日,人社部發布《關于健全完善新時代技能人才職業技能等級制度的意見(試行)》(以下簡稱《意見》),明確“新八級工”職業技能等級序列,進一步暢通技能人才成長通道。

     

    這讓鹿新弟在內的高技能人才看到了更多待遇提升、職業晉升、創新發展的希望,同時,對落實技能等級與績效工資匹配,企業職業技能評聘條件放開、為技能人才開展技術革新提供更多激勵條件有了期待。


    “10年沒變的崗位工資該變了”

    “‘新八級工’讓像我這樣的青年技師感到更有了奔頭。”沈陽造幣有限公司造幣一部維修鉗工、機修班班長張文良說。

    31歲的張文良是工具鉗工、裝配鉗工“雙料”高級技師,年少成名的他一直尋求向上發展的可能性。為了調動包括他在內的青年技師的積極性,企業評聘他為副主任技師,享受企業中層副職待遇。他所在的行業也設立了首席技師,但他更希望能夠獲得全社會認可的“官方身份”。當下,他正在籌備申報特級技師,就等著開展新技能等級評價的通知了。

    “老八級工”是伴隨工資等級體系建立起來的技能等級制度。“新八級工”不是“老八級工”的翻版,《意見》明確普遍建立與國家職業資格制度相銜接、與終身職業技能培訓制度相適應,并與使用相結合、與待遇相匹配的新時代技能人才職業技能等級制度。

    “每月1800元,10年沒變的崗位工資該變了。”沈陽一家汽車零配件企業電焊工高級技師李剛告訴記者,即便自己評上了高級技師,崗位工資也沒有增長過,他希望職業技能等級上延兩級后,待遇會有所增長。這在《意見》中有證實,“聘用到特級技師崗位的人員,比照正高級職稱人員享受同等待遇;首席技師薪酬待遇可參照本單位高級管理人員標準確定或根據實際確定,不低于特級技師薪酬待遇”。

    今年1月,中國航發沈陽黎明公司數控車工洪家光等63人順利通過遼寧省專業技術資格評審,洪家光成為遼寧第一個擁有正高級專業技術職稱的技能工人。近年來,國家促進職業發展貫通,同樣讓技能人才成長有了新通道。


    更渴望待遇、使用和評價相匹配

    “高級技師每月只比初級工多拿80元,哪有動力練技能?”李剛說。企業一直實行計件工資制。2018年9月,企業開始發放技能津貼,從初級工到高級技師分別為0元、10元、20元、40元、80元。“技能等級評價結果與工資薪酬聯系不緊密,多勞多得實現了,可技高者多得沒見多少。”李剛認為職業技能分級再完善,待遇匹配跟不上,好政策也難“落地生根”。

    職業技能等級制度不僅是技能人才評價制度,更應是兼顧培訓、使用、待遇等在內的技能人才制度。38歲的李剛在企業工作16年,先后申請實用新型專利兩項,取得技術創新成果10項,累計為企業節省成本300余萬元。如今,李剛平均每月到手工資4100元。然而,股權激勵、技術入股、年薪制、崗位分紅都和他沒關系。企業技能人才激勵機制存在問題,讓他有了脫離一線轉干的念頭。

    更關鍵的是,還要突破“評而不聘”。李剛的徒弟李小利聘上技師已滿10年,按公司現行規定,只有李剛轉崗或退休,李小利才有資格聘上高級技師。公司規定,高級技師及以下職業技能等級的設置,按著高級技師到初級技工,分別不得超過技術工種崗位的5%、10%、15%、30%、40%。李小利所在分廠現有焊工20人,高級技師的聘任名額只有1人。如若占比不變,即便有特級技師、首席技師,李小利也沒機會,更不用說享受相應等級的待遇。

    技能人才可以評專業技術職稱,還要身份可轉換、創新條件對等。對此,李剛深有感觸。同樣是在企業解決重大技術難題,一線職工被認定為“五小”成果獎勵200元,而技術部工作人員就被認定為工藝流程改進獎勵5000元。李剛說,如果還是看身份說話,而不是看業績、看成效,技能成才還是吸引不來年輕人。


    期待好政策“落地生根”

    “希望國家重視復合型和融合型職業在分類中的地位。”張文良說,作為鉗工,摸過一遍生產線上的設備就會知道,隨著自動化程度提高,鉗工操作、電路原理與工藝流程正互相融合,在單一工種上謀求高精尖,已滿足不了企業對復合型人才的需要。張文良在學會車工后,又學習并掌握了電工、銑工等6個工種的技能。他期待,國家更加重視“多面手”崗位的技能人才評價。

    他還認為,職業技能評價要素要多維度、多方面。初級工、中級工仍然是從事單一崗位的具體工作,而高級工以上的技工,不僅要擁有更強的技能,還必須能利用技術組織團隊解決復雜性問題,而技師、高級技師更需要解決設計性問題,甚至承擔傳授技藝的任務,在技能人才梯隊培養上做出突出貢獻,在地方、行業企業的技術進步與發展中發揮關鍵作用。

    新《職業教育法》規定,實施職業教育應當根據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結合職業分類、職業標準、職業發展需求,制定教育標準或者培訓方案,實行學歷證書及其他學業證書、培訓證書、職業資格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制度。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副會長陳李翔表示,好政策“落地生根”,還要梳理原有技能等級結構與就業服務、教育培訓、勞動力管理和社會保險等相關政策與制度的關聯性,并配合加以調整、補充和完善。

    2021年1月,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印發的《技能人才薪酬分配指引》指出,職業發展通道有效運轉需定考評,即明確各類人員進入所在職級通道的考評辦法,根據考評結果組織聘任,實現能上能下;技能人才工資結構可由體現崗位價值的崗位工資單元、體現能力差別的能力工資單元和體現績效貢獻的績效工資單元等組成。

    李剛相信,一大波政策、規定、指引的出臺,表明了國家加大技能人才培養的決心。不久的將來,一技之長一定能夠“香”起來。

     

    來源 | 工人日報

    版權所有:廣東省繼續教育協會 粵ICP備18031366號

    聯系地址:廣州市天河區天源路767號A棟301 郵編:510000

    聯系電話:020-37085992 020-29059822 020-37080893 郵箱:jxjy18312052034@sina.com

    技術支持:中國國家人事人才培訓網

    性俄罗斯牲交XXXXX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亚洲AV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三级18